山蝈

It's high noon.

【短篇】新年快乐

    宗像礼司走出屯所的大门时,天空中开始落下零星的雪花。

    Scepter 4的年会刚刚结束,那些家伙们一年难得放纵一次,就连伏见也被以庆功为名灌趴下了。淡岛因为精心制作的红豆泥被当成惩罚道具,赌气回了宿舍。

    石板的毁坏似乎将一切都带回了正轨。

    宗像在路边不紧不慢地走着,鞋跟与地面的磕碰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他的身影被排成一列的路灯映得忽明忽暗,仿佛随时会消散在路尽头的黑暗中。

    远处的商业区还闪烁着庆祝新年的彩灯。店铺大门紧闭,倒计时的人群也已经散去,空气中弥漫着烟火焚烧殆尽的淡淡硝烟味。马路上人们丢弃的彩带被寒风裹挟着,四处滚动。

    落雪逐渐密集起来,纷纷扬扬地飘落在宗像的头顶和两肩。他没有用圣域去阻挡,只是静静感受着雪融化后透骨的寒意。

    ……周防死的那天,似乎也下着这么大的雪。

    他模模糊糊地想着,在东京深夜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闲逛。夜晚是个能让人摒弃理性的时间。沦陷在过去的回忆中,如同沉没在深海底部的船,固守着幽蓝海水下的一方小天地,不去理会海面上汹涌而过的时间的洪流。

    不能,也不愿。

    转到下一个街口,宗像的脚步一顿。

    北风夹杂着白雪呼啸而过,模糊了他的视线。漫天风雪里,那个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身影缓缓走来,如同内心最深处的念想投射出的海市蜃楼,美妙而虚幻。

    宗像只是轻轻闭上了眼睛。

    ……不过是在酒精和思念的作用下产生的幻觉罢了。

    这样想着,视线却又忍不住贪婪地追逐着那个逐渐靠近的身影。

    直到那人在离他一步远处站定,抬眼同他对视。

    似乎雪花都停止了坠落。细碎的冰晶在橘黄的灯光中上下翻飞,折射出星星点点的光芒。那人的影子被路灯拖得很长,呼出的白气在寒风中转瞬即散。

    周防尊。

    宗像几乎不敢下这个结论。他只是怔怔地看着对面那人的脸,直到对方低沉的声音响起。

    “宗像。”他说。像是压抑许久的一声叹息,带着些如释重负的感慨,又潜藏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宗像没有回应。他只是伸出双手,拥住周防带着真实体温的身躯。

    宗像永远记得透过剑身传递到他的手上的,周防的心跳。那搏动细微而脆弱,如同蝶翅的颤抖,随时都会停歇。

    而现在,有力的心跳从两人相贴的胸膛传过来,几乎撼动了宗像的灵魂,使他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这个世界的天空中不再悬着剑,二人之间也不再隔着凛冽的剑刃、对立的王权和注定悲剧的宿命。

    他们紧紧相拥。

    良久,不知谁的声音响起。

    “新年快乐。”

=====================

    “宗像,你哭了?”

    “请阁下不要多想,只是雪化了而已。”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