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蝈

It's high noon.

【情人节贺】鸡飞狗跳的年会


====情人节快乐~====

当听到伏见猿比古关于“邀请赤组成员参加年会”的提议时,青组的队员们顿时方了。

然而宗像室长痛快且愉悦地同意了,淡岛副长在理智上是拒绝的,但在情感上也同意了。

青组的队员们更方了。

紧接着,他们又得到了另一个消息——为了确保会场秩序,本次年会只邀请周防尊、草薙出云、八田美咲三人。

道明寺忍不住说出了真相:“其实这只是领导们滥用职权趁机带家属吧。”

然后他就被罚写了一周报告。
=====================
“周防尊就算你跟青王很熟也请穿得正式一点好么?小世理可是专门交待过我的。”

“没事。宗像是她上司,她不敢对我怎样的。”

“……但我会跪红豆泥。”

“那就是你的事了。”

“F**k——还有八田麻烦你不要带滑板好吗?我们是去参加青组年会又不是打架。”

“但草薙哥,我以我的贞操担保,猴子会带飞刀。你忍心看着我被他扎刀子却不能还手吗?”

“……这个担保真是太有说服力了我竟无法反驳。”

草薙·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出云表示心很累。
=====================
安娜控制着玻璃珠在桌上滚来滚去,表示没眼看旁边那群大人。

她将玻璃珠举到眼前,整个人突然定住了。良久,小姑娘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周防尊刚打算拉开酒吧的大门,就感觉衣角被拽住了。他低头,看见安娜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正纯洁正直地盯着他。

“安娜,今天的场合不适合小孩。乖乖在家睡觉。”

“我只是想说,尊今天的幸运数字是3。”

说完,栉名·污妖王·安娜赶紧一转身跑上二楼,以掩饰自己因憋住满脑子的不和谐内容而扭曲的面部肌肉。

=====================
   “当热烈狂暴的红与冷静理智的蓝交互、融合,会产生一种极其绚丽的颜色——基!佬!紫!”主持人道明寺拎着话筒说出了开场白。

宗像礼司推了推并没有滑下来的眼镜,问身后的淡岛:“这词是谁写的?”

淡岛世理扶着额头想了想:“好像就是道明寺……”

“那么下一周的报告就全部拜托道明寺君了。”宗像的镜片上反射出一道冷冽的白光,“怎么能在公开场合使用这种词汇呢。”

“对啊。”草薙凑过来,“明明我就不是基佬。”

淡岛默默看了他两眼,向他嘴里塞了一团红豆泥。
=====================
“下一个节目,表演者:伏见猿比古。”道明寺活力满满地继续报幕。

“室长,我不记得我有报节目。”伏见从一个阴暗的角落抬起头,手中终端屏幕的光线照着他的脸,整个人显得印堂发黑,阴森无比。

“是我帮你报的,毕竟人人都要积极参与嘛。”宗像礼司笑得无比温暖和煦。

“啧……我可以拒绝吗?”伏见猿比古推了推眼镜,在手的遮掩下翻了个白眼。

“那么伏见君,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表演节目,一个是做我的助手,帮我表演节目。”

“请问您要表演什么节目?”

“转猴子。”

“……我选择死亡。”
=====================
其实伏见猿比古宁愿被当猴子转。

但他觉得周防尊全身上下连须须都在瞪他。

他屈服了。

伏见踩着就义般的步伐走上台,从身上摸出三把飞刀。

八田戳了戳草薙:“我说什么来着?猴子肯定带飞刀了。”

草薙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八田,你没必要这么着急证明自己是DT,毕竟这太明显了。”

=====================
“我的节目是扔飞刀。”伏见猿比古站在聚光灯下,手中的刀闪着幽光。

八田美咲突然感觉后背一凉。

“我需要一个助手协助我完成表演。”伏见慢悠悠地说道,“为了节目效果,助手需要站在靶子前面,而我对着他扔出飞刀,当然我不会扎到他。”

“但助手需要满足一个条件。”八田不详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由于本人身高的关系,我只能保证一米七以下高度的准确度。因此,为了助手的人身安全着想,他的身高不能超过一米七。”伏见推了推眼镜,目光毫不掩饰地看向八田。

八田捏紧了拳头,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把安娜带来。

=====================
再三确认全场只有他一个人的身高低于一米七之后,八田愤怒地踩着滑板上了台。

“猴子!你丫是故意的吧!”八田气势汹汹地冲向伏见。

“没有啊。我也没想到全场只有你一个人,毕竟连这里唯一的女性身高都超过这个标准了呢。Mi↗sa→ki↘~~”

“你混蛋!”八田美咲踩起滑板和伏见猿比古打了起来。一时间台上小刀乱飞,青红两色力量相撞。

台下,草薙扶额:“谁去拦住这两个熊孩子。”

淡岛世理怀着对青组负责的想法,上前打算拦住伏见和八田。她走上台阶,鞋跟却卡进了地板上的缝隙。淡岛在失去平衡的同时敏捷地伸手撑地,避免了一场惨剧的发生。

八田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他向淡岛的方向看去,顿时满脸通红地僵住了。这导致伏见不得不将刚出手的两把飞刀改变了方向。

然后他转头,忍不住啧了一声,上前扶起淡岛:“副长,你走光了。”

说完,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八田拽下台进行身心上的安慰,把淡岛留给了过来查看的草薙出云。

“总之,我还是阻止了他们吧。”淡岛扶着草薙将鞋跟拔出来。

“但他们看见你走光了。”草薙愤愤地说。

淡岛拍拍他:“没关系的。我不是针对谁,我只是想说,除了你,在场的各位,都是Gay。”

=====================
“那我们看看,这次的国王是——谁?”

终于冷静下来的众人决定开始进行集体活动,而能制造各种暧昧的国王游戏便成了首选。

“哟,是我啊。”草薙出云有些惊讶地看着手中那根印了标记的签。他不怀好意地巡视了一圈在场众人,眼神之猥琐足以让淡岛给他连灌三碗红豆泥,但墨镜反射的光线为他做了掩护。

还好戴了墨镜装×。草薙·大污师·出云默默想道。

“那么……二号和五号,来一场pocky game。”草薙笑得如阳光般灿烂。

“哦呀,真不巧,五号是我呢。”宗像礼司的镜片上反射过一道白光,“请问,二号是谁?”

众人纷纷摇头撇清自己,周防尊也遗憾地看了看手中的一号签。随后,大家的目光齐刷刷转向毫无动静的伏见猿比古。

伏见的眼神如同死去的金枪鱼。他攥紧了手中的二号签,头一次体会到何为时运不济何为命运多舛。

=====================
本已下场休息的道明寺唯恐天下不乱地又跑了过来,手中拿着一盒抹茶味的Pocky。

“道明寺君很清楚我的爱好呢,真是万分感谢。”宗像礼司抽了一根出来,拿在手中研究。

“啊哈哈……应该的应该的。”道明寺顶着周防尊杀人似的目光飞快地逃走了。

“伏见君,快一点。”宗像礼司叼着pocky的一端,对伏见露出标准的微笑。

“……对不起室长我红豆泥吃多了肚子疼。”伏见猿比古默默往后挪了一步打算随时逃走。

“我不认为淡岛君的红豆泥有这个功能。”

“不不它确实有这个功能。”

……

淡岛世理的脸随着他们的争论越来越黑。

这时,周防尊伸出手,用两根手指夹住了pocky的中间。“别磨蹭,快点。”

伏见猿比古生无可恋地靠过去,试毒似的飞快咬下一段长约5mm的饼干,又飞快地撤离到八田身边。

宗像礼司保持着微笑看他离开,慢悠悠地一口咬掉自己的半根,嘴唇碰到了周防的手指。

周防尊立刻不冷静地烧掉了剩下的饼干,将灰烬嫌弃地甩到地上,拽住宗像进行了一番不能描述的活动。

草薙默默地扭头,同时在心中庆幸自己有墨镜得以不被这对狗男男闪瞎。

=====================
国王游戏在继续。

期间宗像礼司利用抽到国王签的机会,解决掉了组内积压已久大家都不想做的几份工作。于是在青组成员的强烈要求下,游戏进行到了最后一轮。

淡岛世理从身后拿出一个包,在众人目瞪口交啊呸呆的表情下掏出了一条礼服裙、一双高跟鞋和一套化妆品。她看了看面前一堆肃然起敬(.jpg),冷静地解释道:“不是我要换装。这是草薙先生拜托我准备的,说这是他们联谊会的固定项目。”

八田犹豫了一下,问草薙出云:“草薙哥,每次固定穿女装的不是你吗?”

草薙一脸悲愤:“所以我要为自己谋后路啊。小世理的审美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淡岛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
众人再次抽签,周防尊看着手中的国王签,愉悦地瞥了草薙一眼,问:“你几号?”

草薙默默把签攥得更紧了。

“嗯……那就一号……”周防尊突然想起出门前安娜说的话,临时改变了主意,“不,三号,穿女装。”

宗像礼司“嘎嘣”一声折了手中的三号签,草薙出云放下一号签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宗像。”周防尊挑衅地朝宗像礼司扬了扬脸,“不敢吗?”

草薙出云以一种过来人的姿态安慰他:“没关系的,忍忍就过去了。”语气中是掩不住的幸灾乐祸。

宗像礼司终于切身地体会到了伏见的感受,并深刻领悟了什么叫“天道好轮回”。他咬紧了后槽牙,拎起那条裙子进了更衣室,并尽力忽略外面爆发出来的大笑。

很好,道明寺、日高,还有五岛,我听见你们的笑声了,你们下个月的奖金我会换成红豆泥下发的。宗像礼司一边艰难地拉好腰侧的拉链,一边在心中默默记上一笔。

=====================
会场中的人在宗像走出来的时刻默契地停下了笑声,集体开始打量他。其实淡岛的品味还不错,裙子很素净,没有蕾丝花边之类的东西。宗像的皮肤也比草薙白皙。总之如果忽略掉身高和脸的话,还是个大美女。

宗像礼司面无表情地坐下,开始换高跟鞋。周防尊用一种肆无忌惮的眼神将他上下扫了一遍,满意地评判道:“还不错,腰细腿长屁股翘,就是胸太平——嘶”话音未落,宗像礼司站了起来,精准地将鞋跟对准周防的脚面碾了下去,疼得周防倒吸一口凉气。

“对不起,我不太会掌握平衡。”宗像毫无诚意地道歉,脸上写满了“活该”两个字。随即他将目光投到那一堆化妆品上:“淡岛君,这些该怎么用?”

“呃……需要我帮您化妆吗?”淡岛尽量保持面部表情的严肃。

草薙出云和周防尊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不约而同道:“不用!”。草薙将淡岛拉到身边,而周防则是上前随意拿起一个小瓶子,说:“我给你化。”还顺手摘下了宗像的眼镜。

眼前一片模糊只能任人宰割的宗像开始绝望了。

淡岛冷静地补刀:“周防君,那是卸妆油。”

周防愣了愣,又翻出一盒白色的粉末。在他的印象中,化妆应该要先把脸抹白的。

淡岛继续补刀:“那是高光粉,不是粉底。”

周防努力地找出一盒红色粉末,问淡岛:“这是抹在眼睛上的吧。”

淡岛世理默默为室长点了根蜡。“这是腮红。”

宗像礼司的内心充满了绝望。

=====================
最后,周防尊终于放弃了辨认化妆品种类。他挑了几个看得顺眼的盒子,开始徒手往宗像脸上抹。

宗像看着周防一手的红白黑,忍不住说:“您要是打算给我化万圣节僵尸妆的话,我没意见。”

周防尊不耐烦地将宗像脸上的颜色抹匀,又翻出一支口红,用涂果酱的手法涂在了宗像的嘴唇上。

围观群众眼睁睁地看着宗像从一个长相偏男性化的美女变成了一个人妖,纷纷表示自己已经瞎了什么都没看见。

虽然宗像礼司看不见自己的脸,但他敏锐地从诡异的气氛中推测出了自己的惨状。他干脆地拽过周防的衣领,将自己的嘴唇印到了对方唇上。

于是当天在场的所有人有幸目睹了赤王和青王同时涂口红的壮观景象。尤其是青王还穿着礼服裙,踩着高跟鞋,脸上涂着类似行尸走肉剧组的妆容。

而唯一令宗像礼司感到安慰的是, 他终于在身高上压过了用发胶增高的周防尊。

   

评论(12)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