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蝈

It's high noon.

【宗伏】春光

·只是我对他们关系的一点理解w

伏见猿比古敲了敲室长办公室的门,在得到许可后推门
而入。

还好没有被彩带糊一头。他由衷地想。

大战结束后他就被淡岛押去医院躺了一周。期间那群以道明寺为首的熊孩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跑来探病,还带上了他在不久前脱下的制服。

闲暇时的伏见摩挲着手下青色的布料,内心竟微微有些感动。

但很快,这感动就像刚燃起的微弱火焰一般,被劈头盖脸砸过来的文件彻底压熄了。

Scepter 4已经忙到要压榨伤员了吗?!

伏见猿比古决定提前出院来和这群没良心的下属谈谈人生。

他拿着复职报告进入室长办公室。出人意料的是,宗像礼司并没有坐在办公桌前批阅文件,而是端坐在茶室内,好整以暇地喝着抹茶。茶碗上方氤氲的白色雾气遮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分明。

两人相顾无言,伏见站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他想说些什么解救我僵住的气氛,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好久不见?

室长大概会把这样寒暄的他重新送回医院,而且是精神科。

您为什么在喝茶?

……总觉得像是班主任抓到偷懒的学生一样啊。

最后还是宗像礼司先打破了僵局。他放下茶碗对伏见点点头:“伏见君,伤势怎样?”

“啊,基本没有大碍了。多谢关心。”伏见猿比古递上手中的文件,“这是我的复职报告,请您签字。”

“不着急。先把文件放在桌子上,来坐下陪我喝杯茶吧。”

“室长,您今天没有工作吗?”

“将爱好带到工作中是我的个人习惯。”

“……好吧。”伏见将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同时注意到桌上未完成的拼图是Scepter 4组员的集体照。

啧。

他走到茶室,脱下鞋,放在宗像摆放整齐的长靴旁边。宗像礼司为他沏好茶,将茶碗推到他面前。

“伏见君要是不喜欢抹茶,这里还有淡岛君准备的点心。”

伏见看着那堆深红色的不明物体,觉得副长的黑暗料理能力又上了一个台阶。

“对不起室长,医生建议我不要吃太甜的食物。”

“哦呀,我记得伏见君刚刚说过,伤势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我不爱吃红豆泥。”

“伏见君真是直接呢。”宗像的语气中有掩不住的遗憾。

伏见怀疑他叫自己过来只是想找个人帮他吃掉这盘不明物体。

“关于绿之氏族的事情……”宗像突然放下茶碗,换上一副极为正经的表情,与伏见对视,“我要正式地向你道谢。谢谢你,伏见君。”

伏见不自然地低下头,避开了宗像的视线。“没什么,工作而已。”

“但这份工作是建立在绝对的信任与牺牲精神上的。”宗像镜片后的目光极为真挚,“你果然不会让我失望。”

“不全是因为你,我也有我自己的理由。”伏见小口啜饮了一口茶水,白茫茫的雾气蒙在他的镜片上,遮住了眼神中的情绪。

“那么我呢?”

“什么?”

“你四年前说过的话我一直谨记在心。那么,我让你失望了吗?”

伏见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咂了下舌。

没有等到答案的宗像不以为意地笑笑,起身穿鞋,走到桌边坐下,随手拿起一份文件,“伏见君,过来看一下这个。”

这还要帮忙吗?伏见叹气,想站起来穿鞋。

……

腿麻了。

“哦呀,伏见君是走不动了么?需要我帮忙吗?”宗像摆出一副看起来温暖和煦的微笑。

“……不用。”

伏见咬牙站起来,以一种犹如偏瘫的姿势挪到窗边,整个人靠在窗台上,终于松了口气。

百叶窗已经被拉起,初春灿烂的阳光铺天盖地地洒进来,包裹住伏见的全身。柔和的暖风裹挟着嫩芽的芬芳和啁啾鸟鸣,从敞开的窗缝掠进室内,仿佛在昭示希望与新生。

宗像看着窗前的青年。那金色令人目眩。他似乎看到了四年前站在同样位置的伏见,日光透过百叶窗在少年脸上投下细细的光线。时光的湖水在明媚春光中荡起涟漪,两幅画面交错相叠,连声音也重合在一处。

“我的王是……”

但这次,嘴唇不再无声地蠕动,而是说出了下半句话。

“宗像礼司。”

于是,宗像在迎面拂来的春风中微笑了。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