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蝈

It's high noon.

【尊礼】迎风

·攒了一周的脑洞,周末摸鱼
·补刀向
·文风诡异,脑子有病



三月。

季风从海洋上空掠向东京,带着温暖的水汽和春天的气息。

宗像礼司打开办公室的窗户。南风穿过樱花枝叶的的缝隙,混合着春日的阳光一起涌进来,吹动他散落的鬓发。桌上没压住的文件被气流掀起,哗哗作响。

他拿出怀中的Blue sparks,想了想,又把烟盒放到一边,重新拆开一盒红色万宝路。

周防最爱的烟。

他用打火机点燃一根,因为风太大试了好几次,同时不可抑制地希望那红色的火焰能再帮一次忙。

他缓缓吐出烟雾,迎着风。

烟草的气息扑面而来。

很像周防尊的味道。

透过面前浅青色的烟雾,他看见一个身影立在虚空,踏着早春时节灿烂金黄的日光。

红发,黑衣。

然后树梢涌起一阵涟漪,那身影随风消散在了有着樱花香味的空气中。




“迎风撒骨灰的人都是傻逼。”

伏见猿比古不记得在哪里看到这句话,但他深以为然,并冲着旁边的八田美咲补充道:

“其实迎风抽烟的人也很傻。”

八田美咲愤怒地跳起来打中了他的膝盖,哦不是,揪住了他的衣领。

“嘶——放手啊美咲,我又没骂你。难道你迎风抽过烟?”

八田低头闷了一会儿。

“我迎风撒过骨灰。”




周防尊的骨灰。

赤王死后,赤之氏族的力量所剩无几,但仍足以履行无血无骨无灰的誓言。

于是周防尊曾经炽烈如火焰的躯体,终于化成了盒中的一把灰烬。

安娜捧着骨灰盒站在海边,身后是吠舞罗的全部成员。

这是他们第二次来到这个海滩。上一次来,是为了给十束多多良举行葬礼。

草薙出云拿过骨灰盒,将里面的灰烬用力抛洒向空中。

海风将细小的灰烬卷向远方。

然后风向变了。

海风又把灰烬卷了回来,扑了猝不及防的众人一脸。

所有人都呛住了。

草薙摘下墨镜,揉了揉泛红的眼眶。

“尊的骨灰,有点辣眼睛呢。”

没有人吐槽他。

因为除了没摘下墨镜的坂东,其他人都红了眼眶。

坂东摘下墨镜,开始擦泪。

透过泪水看到的,海平面上方绚烂的橙红霞光,像极了火焰。

“No blood!No bone!No ash!”

“No blood!No bone!No ash!”

“No blood!No bone!No ash!”

承载过周防尊生命的灰烬,终于随着响彻天际的口号声,彻底消散在了空气中。




真的只有一点点怀念啊。

公园的长椅

自动贩售机里的水果牛奶

被毁坏的墙

并排升起的两道香烟烟雾

萦绕周身的红色火焰

Turkey

大雪

你逐渐停止的心跳

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令人怀念。




注:迎风撒骨灰梗出自韩寒《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