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蝈

It's high noon.

【脑洞】ABO也有同性恋

♢尊礼双A,伏八2B

♢just a 脑洞

♢月考完了摸一发



周防尊是个alpha,看起来就器大活好的那种。

但这只是看起来。事实上,他至今还是单身狗。

因为他闻不到omega的信息素。

这个问题是在一次意外中被发现的。吠舞罗唯一的omega十束多多良因为还没有找到心上A,一直在用抑制剂度过发情期。

但发情期这种玩意和姨妈期一样不准时。

于是,一次十束在身边有草薙和周防两个alpha时,毫无预兆地发情了。

草薙出云正在做饭。他低下头闻了闻锅中的咖喱,突然嗅到一股信息素的甜香。

出云脸色大变,摔下锅夺窗而出,动作像被捉奸一般熟练。

而周防尊还躺在沙发上,被草薙出云的动静从睡梦中吵醒,一脸懵逼。

以镰本为首的几个beta成员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去拿抑制剂,还是为这些一发情就拿beta当布景板的ao关上门。

然后周防尊翻了个身,又睡了。

镰本:excuse me?

吠舞罗的成员们发现他们即将面对英明神武的尊哥其实不举这个事实。

周防尊再次醒来时,被面前围着的一群面色严肃的手下再次弄得一脸懵逼。

安娜满脸忧虑:“尊刚刚……有闻到什么味道吗?”

周防尊打了个哈欠:“没有啊。出云的咖喱又煮糊了?”

安娜摇了摇头。镰本接过话:“比如……十束哥的信息素之类的。”

周防尊薅头发的手停住了,他疑惑地看向面前一堆人:“十束有信息素?他是omega?”

出云一脸震悚:“尊你不知道吗?他的信息素那么明显。亏我定力好,不然就要对不起世理酱了。”

周防尊莫名其妙:“我怎么从没闻到过?”

翔平颤巍巍地拿出一小瓶打架耍阴招用的信息素溶液,放到周防尊面前。

周防尊拿起来闻了闻,疑惑道:“这什么?水?”

出云捏着鼻子露出诡异的表情。

周防尊捋了捋额前的须须,没有理会后面那群神态各异的人,径直走出了大门。

良久,翔平面色诡谲地开口问出云:“草薙哥,尊哥他……有什么隐疾吗?”

“我觉得他只是有鼻炎。”安娜恢复了淡定脸,开始玩玻璃珠。

鼻炎总比不举好。吠舞罗的成员们如是想。



宗像礼司是个alpha,看起来就腹黑禁欲没有性生活的那种。

而且他确实腹黑禁欲没有性生活。

虽然没有性别歧视,但为了不在执行任务时被影响,Scepter 4的特务队队员都是beta中的精英。就连副长淡岛世理这种攻到像在装b的女汉子也是货真价实的beta。

在这种情况下,宗像礼司一个alpha在其中就显得鹤立鸡群。

曾经有人问淡岛:“宗像室长不会被omega影响吗?”

淡岛微微一笑,让那人拿起一个杯子,向里面注满开水。

卡,剧本错了。

淡岛扶了扶头盔,拿出PDA用影子开始打字。

卡,角色错了。

淡岛说:“我觉得室长可能需要看男科。”

一次抓捕异能者时,对方中一个omega突然发情。宗像礼司面不改色地一剑劈开对方防御,让冲上来的队员们将人悉数铐住。

淡岛世理给那个omega打了抑制剂,转过来用一种诡异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宗像。

宗像礼司神态自若地推了推眼镜,问道:“淡岛君,有什么事吗?”

淡岛世理纠结了一下:“室长……您闻到信息素了吗?”

“闻到了啊。”宗像礼司一脸的理所当然。

“那您为什么没有反应?”淡岛迅速地瞟了一眼宗像的两腿之间,但制服太长,她什么都没看见。

宗像礼司没有注意到她的动作:“我应该有什么反应?哦,那个信息素的味道有点像我前几天扔掉的沐浴露。”

淡岛不可置信:“就这样?!”

宗像礼司疑惑地看了看她:“不然怎样?”

“但是……从生理上来说……您应该……”淡岛的表情颇为精彩,和上司聊这种限制级话题显然已经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

宗像又推了推眼镜,闪过一道白光:“我并不是那种会随便起反应的人。”

然后他转身离开,留淡岛在原地凌乱。

生理上的问题根本就不是心理可以解决的吧……淡岛扶着额头,感觉风儿有些喧嚣。

高富帅上司好像不举,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周防尊第一次遇到宗像礼司,是在春天。

彼时樱花盛开,春风拂面。但他闻到的不是花香,而是微微带些抹茶的清苦的冷冽味道。

然后他抬头,看到了宗像礼司。

那一刻,他怦然心动。

妈妈就是这个人治好了我多年的老鼻炎!




伏见猿比古今天依旧很忧愁。

beta在生活中虽然人数最多,但存在感低得如同布景板。

每天学习工作加班累死累活,负责为那些一发情就泰迪附体的AO们维护社会的正常运作。

真是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单身猴的清香。

好不容易进了个omega比较少的单位,结果被两个alpha闪瞎了眼。

而且那还是现上司和前上司。

MI↗SA→KI↘~~我心里苦啊。

每天和赤组的八咫鸦秀恩爱的是谁?!

我们不仅要被AO秀被AA秀还要被2B秀吗?!

  ——以道明寺为首的真·单身狗们

评论(30)

热度(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