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蝈

It's high noon.

【千正/搭讪组】同居三十题(一)

♢因为月考没能赶上完结的末班车,但即使是这样我也还是进了千正坑
♢甜甜甜甜甜甜
♢小学生文笔 尽量不ooc


1、相拥入眠
  
“糟了啊啊啊啊啊要迟到了——”纪田正臣从床上一跃而起,匆匆忙忙地开始往身上套衣服。

被他的动静弄醒的六条千景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说:“今天不是周日吗……”

纪田正臣的动作一滞,抓过终端看了眼日期,泄气地躺回床上,发出一声哀叹。

六条千景顺手把人捞进怀里,揉揉正臣乱翘的头发,安慰似地哄道:“乖,继续睡。”

纪田正臣向他怀里蹭了蹭,又陷入了沉睡。

2、一同外出购物

六条千景站在货架前,盯着面前各式各样的洗发水,嘴里嘀咕着:“honey会喜欢什么样的味道呢……”

纪田正臣推着购物车从他脚上碾过去。

“嘶啊啊啊痛痛痛——”六条千景弯下腰,半真半假地抱怨道:“正臣你太狠心了……我的honey不就是你吗?”

纪田正臣扫了一眼货架,随手拿下一瓶薄荷味的洗发水。

“原来正臣喜欢薄荷味……”六条千景若有所思。然后在下一个拐角处,他拿了一盒薄荷味的杜蕾斯。

“六条千景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啊!”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你确定要在半夜看恐怖片?”六条千景一脸忧虑地看着挑选电影的正臣。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谁会怕那种东西。”纪田正臣兴致勃勃地点开了《咒怨》。

……

第二天。

纪田正臣半夜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犹豫着穿上拖鞋,却站在床边不敢挪动一步。纠结许久后,他戳了戳六条千景。

“千景,陪我去厕所。”

4、一方的起床气

“正臣~正臣酱~honey~起床了~”

纪田正臣从糟糕的叫醒服务中醒来,有一种毁灭世界的中二冲动。

六条千景丝毫没有注意到正臣的低气压,还在坚持不懈地喊他起床。

纪田正臣幽幽地睁开眼睛,悄悄把手伸到旁边人的小腹上,用力摁了下去。

看着咬牙切齿奔向厕所的六条千景,纪田正臣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又是美好的一天。

5、做饭

“这是什么?”纪田正臣拎着手中缀满荷叶边和蝴蝶结的围裙,黑着脸问道。

六条千景一脸的理所当然:“正臣不是想学做饭吗?准备一条新的围裙也是必要的呢。而且偶尔还可以玩一下裸体围裙play呜哇啊……”

纪田正臣收回正中六条千景胃部的手肘:“你要是执意要向岸谷新罗那个变态靠拢的话,我也会努力学习赛尔提的。”

第二天一早,在纪田正臣的威逼之下,六条千景委委屈屈地穿着那条围裙,在厨房里为他做便当。

6、大扫除

纪田正臣拿着一块抹布,打算把柜子顶擦干净。他踮着脚,努力伸长手臂。

够不到。

纪田正臣心塞地打算去搬凳子。

站在他身后看了一会热闹的六条千景笑得不怀好意:“要不要我抱你上去擦?”

“滚。”纪田正臣翻了个白眼,打算往凳子上爬。

六条千景突然上前将他拽下来圈在怀里,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拿过抹布,几下便将柜顶上的灰尘擦得干干净净。

“够不到就说啊。我会帮忙的。”六条千景借着暧昧的姿势用嘴唇蹭了蹭纪田正臣的耳尖,随即把脏抹布拿去洗,留下纪田正臣独自在原地脸红。

“六条千景!比我高半个头了不起吗?!我还会发育的!”

7、浏览过去的相片

“这张是我和honey们在Sunshine City 60 拍的。这张是我和honey们在西口公园……”六条千景兴致勃勃地一边翻着旧照片,一边解说。

“我说,”纪田正臣忍不住打断他,“你就没有单人照吗?为什么所有照片里都有三个以上的女孩子呢?”

“单人照也有啊。”六条千景继续翻照片,“这几张是我一个爱好摄影的honey拿我当模特拍的。还有这几张……”

纪田正臣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一下:“有没有和女人扯不上关系的?”

六条千景思考许久,拿出一沓证件照。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六条千景看着纪田正臣拖上床的动漫人物等身抱枕,有一点绝望。

“……没想到你是个otaku啊纪田同学。”

“这是游马崎送我的生日礼物。”纪田正臣调整着抱枕的位置,“因为抱着很舒服,所以就习惯了。”

六条千景扯过抱枕丢到一边,将纪田正臣拽到自己怀里:“你都跟我睡了还要什么抱枕,抱我就好了。”

纪田正臣脸一红,倒是难得的没有反抗。

当晚,被纪田正臣勒醒过来三次的六条千景又默默将抱枕塞到了两人中间。

9、相隔两地的电话

“千景,我在和杏里单独约会哦~”

“别以为我不知道园原同学早就答应帝人的表白了。”

“啊,其实是折原临也又约我去他家谈♂心。”

“我已经找人通知平和岛静雄了,请他务必让折原临也三天之内下不了床。”

“……我们今天刚被蓝色平方围攻,我受伤了。”

“想让我回来就直说啊,正臣。”

“谁想你回来了!”

10、早安吻

闹钟响起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
纪田正臣掐掉闹铃,艰难地钻出被窝,一边暗骂着学校的惨无人道,一边走向卫生间洗漱。

春日的早晨还残留着寒潮的余韵。纪田正臣穿着单薄的睡衣,瑟瑟发抖地站在镜子前刷牙。

他拿起牙膏,发现换了管新的,便仔细看了两眼。

啧,薄荷味。

他弯下腰吐出口中的泡沫,再抬起头时,却从镜子中看见身后有一个人影。

“哇啊啊啊——唉,千景?你起来了?”

六条千景黑着脸将一件外套披在他身上,说道:“说了要把外套穿好,感冒了怎么办?”

纪田正臣哦了一声,继续漱口。六条千景抱着胳膊站在一边看着,等他洗漱完毕,把人拉过来交换了一个充满薄荷味的,清新而缠绵的吻。

“早安,正臣。”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