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蝈

It's high noon.

【生贺/敦芥】告白

♢敦敦生日快乐!!!

♢高甜无虐

♢因为分两天写,所以文风有点突变,实在是对不起。不行就当两篇文看吧(土下座)



清早,中岛敦在一阵尖锐的金属刮擦声里醒来。

他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一只夜叉悬在他头顶,摩擦着两把钢刀,发出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小镜花坐在床边,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中岛敦冷静地翻了个身,觉得一定是他睁眼的方式不对。

泉镜花见他醒了,扔下一句今天有任务快起来就甩着辫子跑了。而她的夜叉还在继续刮着刀子,听得中岛敦脊背一阵阵发凉。

喂,你忘带夜叉了!

中岛敦顶着一头乱翘的白毛起床洗漱,嘴里叼着面包,被小镜花连拉带拽地领去了侦探社,那积极的态度让他忍不住猜测侦探社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故。

然后他进门就被彩条喷了一头一脸。

平日里从不准时上班的侦探社员工们竟然都坐得整整齐齐,见到他后便拼命鼓掌欢呼。

“敦君!生日快乐!”

中岛敦愣在原地,脑中萦绕的想法从「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我都忘记了」到「十八年来第一次有人给我过生日」。还没等他发展到感激涕零的状态,谷崎和太宰治就一左一右地将他押到一张凳子上坐好。

“你们要干嘛?”中岛敦挣扎不开,那点感动立刻发展为疑惑。太宰治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说要送你一份生日大礼。谷崎还算厚道,对他解释说:“你不是要对芥川龙之介告白吗?我们要帮你做一点准备增加成功率。”

“芥川?不不不我没有打算对他告白。”中岛敦慌忙否认,但语气中心虚的成分占绝大一部分。太宰治拍拍他的肩:“别装了,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芥川的性格有点奇怪,一般方法是行不通的。还是让我们来帮你,权当送你生日礼物了。”

你以为他的性格奇怪是谁害的?中岛敦被他们摁在椅子上,连槽都不想吐。接着他的表情转为惊恐。与谢野晶子用一种要肢解他的气势走过来,手上还提着一盒不明工具。

“你们是想让我回炉重造吗?!”中岛敦奋力挣扎,但国木田也加入了摁他的行列,他不得不放弃,瘫在椅子上接受命运。

与谢野晶子打开盒子,里面分类排满了化妆品。她挑出一瓶散发着诡异香味的不明液体,开始往中岛敦脸上抹。直美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中岛敦身后,拿着一瓶定型水开始薅他的头发。

“眼睛往上看,对。然后脸转过来一下……”与谢野晶子拿着一根黑色的细笔戳中岛敦的眼睛。

“哥哥你不要吃醋哦。这个只是工作需要,我还是最爱你的~”直美一边整着他的发型,一边转头对谷崎解释。

中岛敦身上的鸡皮疙瘩一阵一阵往外冒,感觉自己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不要涂那个东西!你们再弄我就变身了!”

“太宰先生,麻烦把他按住。”

“好的,愿意效劳。”

一个小时后,中岛敦忧郁地照着镜子,感觉芥川不会答应一个牛郎的表白。

“好了,接下来是我的时间。”太宰治笑眯眯地拖了把椅子坐在他对面。

“太宰先生,您有什么事吗?”中岛敦还没有从绝望中回过神来。

“我来向你传授一些经验。毕竟芥川这孩子是我带大的,而且我的感情经历也比你丰富。”太宰治一本正经地说,“首先你要打直球,因为芥川他……”

中岛敦起初听得很认真。一小时后他理解了芥川的心情,两小时后他开始支持芥川砍死太宰治并愿意为他提供帮助,三小时后他只想砍死自己。

“……明白了吗?”太宰治喝了口水,“去准备一下,我们要出发了。”

中岛敦如蒙大赦般从椅子上弹起来,奔向厕所,努力洗掉脸上的粉末,并试图将头发捋回来。

最后他顶着乱七八糟的发型上了太宰治的车,心情如奔赴刑场般沉重。临下车时太宰治扔给他一束玫瑰,说好好加油哦我看好你。中岛敦仰天翻了个白眼,啪的一声甩上门。

他捧着花站在黑手党总部大楼的门口,与几个黑衣保安面面相觑,感觉自己像个智障。一阵风吹过,他的腿不自觉地打颤,整个人僵成了一根顶天立地的木桩。

突然面前划过一个黑色衣角,还传来熟悉的两声轻咳。中岛敦啪嚓跪了下来,满脸通红举起花束,然后缓缓抬头,看到了面前从眼神里透露出懵逼的银和她身后面色不善的芥川。

背后的人群中传来清晰可闻的抽气声。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中岛敦大脑当机了一瞬,迅速开始寻找补救措施。他在脑中捋了捋亲戚关系,再次一脸坚定地对银举起花束,大声说道:“请你做我的小姨子吧!”

我真是太机智了。中岛敦想。

然后他就被黑着脸的芥川用罗生门绑上,拖了出去。

——我是文风突变的分界线——

芥川将他一路拖到大楼门外,终于松开了罗生门,自己径直沿人行道离开。中岛敦愣了一会儿,发现芥川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连忙翻身起来追向他的方向。

道路两边种着某种不知名的阔叶树。五月的阳光已有接近盛夏的炽烈,从叶片的缝隙中漏出,投下错落的光斑。芥川已经走得很远。风吹动绿色的阴影和金色的光线,几乎要将他的背影融入远处的街景。中岛敦加快脚步,冷不防芥川突然停下转身,几乎与他撞了个对脸。

芥川摆出一副平日里威胁敌人的表情问你刚才是什么意思。中岛敦只觉他脸上写着色厉内荏四个字,但他自己的勇气也在刚刚的表白中告罄。于是他吞吞吐吐地说就是那个意思呗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啊,眼睛看天看地看风景就是不看芥川。

芥川冷笑一声,说人虎你有什么资格。中岛敦被这个非标准回答弄得一脸懵逼。然后他想了想,指着自己说,70亿呢。

芥川终于绷不住笑了。他正常笑起来的时候其实很好看,眼睛和嘴角弯成温柔的弧度。被叶片过滤的柔和光晕打在他脸上,黑手党的气质被洗得一干二净。中岛敦突然福至心灵,说凭我喜欢你啊。

之前恶补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他也没有太宰那种高深的撩妹技术,做不来深情款款的告白。他只能捧出一腔真心实意,将诚恳都写在脸上任芥川检阅。芥川看着他紫金色的眼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时做不出任何嘲讽的表情,只觉得上次训练时被中岛敦打在心口的一掌还没有好全,一阵一阵地悸动。

一阵风过来,他们的头发被撩动,树叶在头上沙沙作响。

大概芥川在前些年仰慕太宰时用力太过,用完了这辈子的直截了当。现在他对着中岛敦期待的脸,想答应又无从开口,最后只得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中岛敦与他搭档小半年,早已成为微表情专家,看见他的神色,傻笑立刻爬上眉眼,说那我们就在一起了哦。

芥川忍不住嫌弃他说人虎你现在像个智障。中岛敦权当打是亲骂是爱,依旧兴致高昂地拉着他向前走去。他们走过横滨的大街小巷,被年久失修的地砖绊倒,向坐在店门口的老人和猫打招呼,拨弄生在墙根的野花。

芥川从小活在黑暗肮脏的角落,突然暴露在阳光和市井气息下,有种新生婴儿面对世界般的手足无措。但中岛敦扣着他的手,用力恰到好处。稍高的体温熨帖着掌心,有种笃定的安全感。午后的气温有些燥热,他脱下黑色外套拿在手中,于是街道上只剩两个穿白衬衫的普通年轻人。他们的背影散发着青春独有的荷尔蒙气息,几乎要融化在耀眼的阳光中。

直到西方的云彩燃成红色的烈焰,中岛敦才发觉时间的流逝。太宰在计划中有为他们安排一家西餐厅做晚餐的地点,奈何中岛敦和芥川都不是喜欢高格调的人。最终他们还是在街边找了一家小店。中岛敦说要一碗茶泡饭一碗红豆汤,芥川接着说别听他的,两碗茶泡饭谢谢。

中岛敦惊讶地盯着芥川,好像第一天认识他。饶是芥川平日里再冷漠,也被他看得有些局促起来,别开视线说我尝尝不行吗。于是中岛敦整顿饭都处于亢奋状态,眼神在芥川和茶泡饭间游移不定。芥川的用餐礼仪相当好,小声训斥他专心吃饭,他当做情话照单全收,心中的小老虎四处乱撞,咆哮个不停。

饭后他送芥川回家。路上行人稀少,独他们与如水般澄澈的月色平分这世界。若中岛敦文艺一些,他会说今晚月色真好。若他跟着太宰治再浸淫一段时间,他可能会做些诸如上垒之类的打算。但他现在还是那个中岛敦,只能在拐角路灯下看着芥川的脸,脑子除了多喝水早点睡别着凉等日常问候之外,就是一片空白。

芥川已经穿上黑色风衣,在夜色掩映下,又变回原来那个冷血的黑手党。中岛敦突然有种不真实感,甚至怀疑这一天都是梦境,芥川依旧是他要提防的敌人。他盯着芥川转身离开的身影,想说些什么挽留他,又为自己的患得患失而发笑。

哦对了。芥川突然回头,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他点点头。

生日快乐,中岛敦。芥川说完便走。中岛敦继续目送他,心却突然安定下来,似乎一个称呼的改变就是一剂良药,让他在回家的路上满怀着一种沉甸甸的幸福感,内心全是波动,甚至想变身。

他拧开门锁,门厅的灯光从缝隙露出来。小镜花睡前给他留了灯。桌上放着一块用纸盘装的蛋糕,旁边有一张便签,是太宰治的字迹。

「To敦君,为了不打扰你的人生大事,你的生日蛋糕我们就先吃掉了。——侦探社全员」

蛋糕上画着一只歪歪扭扭的白虎,应该是小镜花的作品。中岛敦坐在桌边吃完了蛋糕,眼泪还是模糊了窗外的灯火。


评论(9)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