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蝈

It's high noon.

【敦芥/太中】我和师兄的日常


♢神TM武侠风,慎入!!

♢ooc也许有

♢绝对欢乐向

师兄芥川立于我面前,回头对我使了个眼色。我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待他对师父发起佯攻,我再悄悄绕到师父背后,给出最后一击。

我们建立起这种默契并没有很久。师兄长我两岁,先我四年入师门。原本我们都是各自修炼,有时还会大打出手。近些日子师父不知为何突发奇想,让我和师兄联手练习,说是要我们建立一个组合,继承他和师娘当年的雄风。

我和师兄本来都是反对的。师父太宰治这人极其不靠谱,少年成名又早早退隐,找了座小山定居,每天除了教导我们就是尝试各种自杀方法。师娘中原中也比他可靠很多,但一对上师父就暴躁至极。他们两人吵架时,我和师兄总是要猜拳决定谁去劝架。

但师父在这一点上态度坚决,每日和师娘轮流训练我们,逼得我和师兄不得不联手以应付他们的殴打。师兄的内功名为罗生门,可驭使他的黑兽,善远攻。我则在修炼一种叫月下兽的内功,可将自己变为白虎,善近战。我们便远近配合,互相掩护,在师父和师娘的攻击下勉强立足。

这次却似乎不一样。师兄没有放出黑兽,而是自己直接冲到了师父面前。我有些疑惑,但还是按计划攻击师父后方。师父头也不回打出一掌,将我震倒在地,又擒住近身的师兄,使出自己独特的、可压制别人能力的内功,使他的黑兽完全消散。

师兄不擅长体术,因此我认为这次我们又输了。师父显然也这么觉得,张嘴欲训斥师兄的战术。不料师兄突然借力翻身,一脚踹向师父的脸,师父仰头堪堪避过。师兄顺势挣脱了师父,转身扫腿攻向师父下盘。师父侧移两步,还未站稳,师兄又是一脚,正中师父面门。

我坐在一边目瞪口呆。早听闻师兄与师父间有嫌隙,我一直以为是无稽之谈,如今见了这一脚才终于相信。师父靠在一棵树上冷静了一会儿,指着师兄问:“你什么时候找中也学的体术?”

师兄似乎很满意师父的反应,走到一边捂嘴咳嗽两声,也不回答。师父擦着鼻血,表情颇为精彩,一时说不出话。

突然身后一个声音响起:“上次你跳崖被瀑布冲到下游村里勾搭村姑的时候。”我们回头,师娘正抱胸站在训练场地边缘,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芥川说想练体术,但他的身体不太适合,所以我只是教了他几招紧急时刻防身用的。”

“防狼术吗?”我插嘴,然后胃部受到了师兄的一记肘击。

师父无视打作一团的我们,满脸哀怨地去搂师娘,嘴上说着中也你太狠心了这是公报私仇你看我的脸哎哟真是凄凄惨惨戚戚……师娘横了他一眼,自顾自走远了。

我和师兄精疲力竭地躺在地上,头顶上树叶被风吹得哗啦作响。我脑中还回荡着师兄踹脸的英姿,不由得捅捅他的腰问:“你怎么跟师娘说的?我也想学。”

师兄扭腰躲开我的手——我怎么不知道他还怕痒——十分不耐地说:“直接说就好了。你傻吗,人虎?”

这是他新近为我取的绰号,是众多绰号中没有刻意强调我智商低的一个。尽管如此,它还是透着浓浓的不善。于是我努力将话题扭向另一个方向:“我看你下手这么狠,你跟师父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对于那段历史实在是很好奇。但师兄没有回答,他直勾勾地盯着我,毫无张嘴的欲望。他的眼睛很黑,深不见底的黑。我看着那双死水潭一般的眼睛,发现水潭深处泛起一丝阴影来。那阴影不同于我撞破师父和师娘不可描述的活动,然后被师傅罚跪一上午的阴影。那是真正借某种经历烙在内心深处的一块暗无天日。

我便体贴地不再问。但师兄并没有感受到我的体贴,他放出两只黑兽来威胁我,自己起身走人,剩下我和两个血盆大口相顾无言。

下午我去找师娘。师兄虽然脸色不好,但出于好奇也跟了过来。师娘正坐在桌边看书,橘色头发随意绑了个马尾。他抬头见是我们,便和颜悦色地问有什么事。讲道理,师娘不和师父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和颜悦色。

我说:“我也想学体术。”师娘上下打量我一圈,道:“其实我早有此意,你的身体条件很好,但你师父说要顺其自然。现在你想学,我便把我的秘籍传授给你。”

说罢,师娘起身走向一旁的书柜。他视线上下巡梭半天,定格在最高一层,伸手去拿却发现高度不够。师兄经验丰富地捂住耳朵,我还未反应过来,便听见师娘震天的一声吼:“太宰治你又乱动我东西!”声音之大惊起飞鸟无数。

想来师娘的声音中夹杂了内力。我被震得头晕目眩,脚下不稳,差点倒在师兄身上,师兄皱眉推了我一把让我站好。我们看着师娘气势汹汹地搬凳子拿书,一时不知该不该帮忙。

好在师娘动作敏捷。他抽出一本积了好些灰的书,想了想,又从旁边拿出另一本新一些的,翻身从凳子上跳下来。他先将那本破旧的秘籍递给我,我见那秘籍的封面黄色斑驳,字迹已模糊不清,不由叹道:“这书如此破旧,定是年代久远了吧。”

师娘说:“我之前不小心把酒洒到书上,晒干的时候又把它扯破了。”

师娘又将另一本交给师兄,道:“这本秘籍上的招式适合体弱之人,你若勤加练习,对敌时可有大用。”

师兄接过书道谢。我探头看了一眼,封面上印着“女子防狼十八式”几个大字。

我想笑又不敢,面部表情极为复杂。

师娘继续说:“……晨起练习即可,不要操之过急。中岛敦你要上厕所就快去!”

我夺门而出。

整个下午我都在翻阅这本秘籍,只觉招式大开大合,却精妙绝伦,不留一丝破绽。翻到最后一式时,更是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我想了半天也无破解之法。只是在页脚有一行小字,写着:只需提防太宰即可。是师娘的字迹。

我百思不得其解。去问师兄,他也不清楚。然后他说:“我们交换秘籍练吧。”

我说:“这怎么行。师娘交代了,你身体条件不好,只能练这个。”

他说:“我们换吧。”

我说:“不。”

然后他的罗生门就朝我扑过来了。

我一路逃到师父师娘的住处,师兄在后面紧追不舍。正巧师父从屋中走出。我连忙举起那行字给他看。

师父沉吟半晌,恍然大悟道:“因为只有我能破解这一招。”

我疑惑:“这招毫无破绽,几乎避无可避。师父你是如何破解的?”

师父笑得高深莫测,说:“我来为你们演示一遍吧。”

说罢他向屋内大声喊道:“中也,来陪我打一架吧,用你最拿手那招。”

师娘的声音从屋内传出:“你有病啊太宰!不陪!”

“啊对了,我昨天把你那罐埋了五年的竹叶青喝了。”

师娘一脚就踹了过来。

师父闪避开,但师娘如影随形般跟着他,连连发动攻击。很快师父便被逼到死角,无处躲闪,而师娘又一腿扫过来。我和师兄不禁都倒吸了口气。

师父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他抓住师娘的腿,师娘顺势翻起,眼见就要踹上师父的心口。不料师父的手一路往上,摸到了师娘的大腿根。师娘动作一滞,师父趁机搂住师娘的腰,将他拉进怀里就是一个深吻。

我和师兄目瞪口呆。师父抬头看向我们:“懂了吗?”

我若有所思,随即对师兄说:“我们换吧。”

他说:“不。”

————————

所以说,有人想看后续吗

评论(32)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