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蝈

It's high noon.

【敦芥/太中】我和师兄的日常(2)

♢这不是连载,只是个系列文,缓慢更新

♢这篇是在学校活动期间写的,质量不太好,请原谅【土下座】

♢周二月考,good luck to me






芥川龙之介,我师兄。

他心情好时喊我中岛敦,心情不好时叫我人虎,心情再差一点时,就直接用罗生门招呼上来了。

刚入门时,我见他每日衣冠楚楚表情严肃,以为此人必定极重礼数,便毕恭毕敬地行礼喊师兄,他也勉为其难地回礼并唤我师弟。一派兄友弟恭,师门和睦的景象。

后来师父有幸观摩了我们这套礼节,被恶心得不轻,当场嫌弃道:“年轻人之间相处就应该充满朝气,你们这一天天相敬如宾的不累吗?啊?看我和你们师娘,多恩爱。”

话音未落师娘就给了他一拳。

我瞟了眼师兄,发现他也在看我。我决定率先打破这份生疏,于是问出了内心压抑已久的问题:“师兄,你为什么要穿裙子呢?”

师兄谨遵师父教诲,当场用武力让我记住了所谓“罗生门就是要配合长外衣使用”的定则。

再后来轮到他欲言又止地看着我。我怀着一种不好的预感问:“师兄,怎么了?”

他扭过头,“没什么,只是想知道你每次变回来的时候是不是裸的。”

师父,我要报官。

但我没敢打他。

师父说:“中岛,你今天的任务是练习人虎形态的自由转换……你为什么总是瞟你师兄?”

我说:“师父,能让师兄先回避一下吗?我不方便让他看见。”

师父用一种富有深意的眼神看着我们道:“看来你们真的把为师之前的话听进去了。我很欣慰啊。那什么,芥川,你先去找你师娘吧。”

不师父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今日我观师父和师娘那一番现场教学,便知今晚必定干柴烈火难以入眠,于是抱着被褥跑去师兄房间。他正在灯下翻一本古卷,眼眉低垂,少了几分戾气。见是我,他合上书没好气道:“干什么?”

我努力做出最无辜的表情:“师父和师娘今晚肯定要折腾到半夜……你知道的,我耳朵又灵,所以让我在你这里住一晚吧。”

“不可能。”他头也不抬地回绝了我。

“那我们换个房间睡吧。”

“我才不要睡你的床。”

我讪讪退出门。回到房内,果然各种无法描述的声音不绝于耳。几刻钟过去,我实在忍无可忍,再次抱着被子溜到师兄住处。

平时学的轻身功法终于有了实际用途,我悄无声息地摸进房间,月光从窗棂洒入,均匀地铺在地面和床榻上。师兄蜷在床的一侧,似乎已经睡熟,呼吸声均匀而绵长。我蹭到床脚,找了个角落安稳睡下。

次日早晨我是被罗生门勒醒的。师兄起得比我早,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床边看着我,脸色比身上的黑色外衣还黑。见我醒了,他极其不悦地张口:“我不是说过不让你来吗?”

“但我实在睡不着。”我开始暗暗打量床到门口的距离,“我们怎么说也有几年的师兄弟情谊了,让我蹭一下床也不会怎样啊。”

他身边的黑兽蠢蠢欲动,又逐渐归于平静。我惊异于他竟没有继续动手。只见师兄硬生生拗出一个堪称和蔼的笑容,说:“那我就原谅你一回。”

我瞬间慌了:“师兄你……不是被附身了吧。”

他瞪我一眼道:“快去修炼!”

我感觉更慌了。

我从打坐中醒来,睁眼调节吐息。面前是一片葱郁的竹林,师兄着一身劲装,在其间练习昨日新学的体术。他一记掌刀劈出,拧腰又是一个飞踢,凛然之气与师娘已有几分神似。

我看着他,不由得心生羡慕。师娘要求我先进行几日的内功修炼,而修炼的具体内容便是每日盘坐一个时辰,按照秘籍上的心法运功。这无异于一种煎熬。身下的青石还泛着几分清晨的凉意。现在不过半个时辰,我挪动了一下麻木的腿,顿时疼得呲牙咧嘴以头抢地。

想来师娘能坚持下来,大约是腿短的缘故。

师兄也停了下来,擦擦头上的汗对我招手。难得罗生门的黑气没有萦绕在他周身。朝阳被翠绿竹叶细细筛过一遍,映在他脸上,整个人终于显出几分朝气来。

我艰难地拖着腿过去。师兄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也可能他皱眉了但我看不见。他转身背对我,侧头时几缕头发搭在肩上,发尖有些泛白。他说:“你从背后扣住我肩膀。”

瞬间,小时候看过的故事中的山精鬼怪都化为真实可感的恐惧向我扑来。我战战兢兢地开始寻找师兄身上的尾巴耳朵或其它可以证明他被附身的部位,然而一无所获。

那一刻,我回想起了起床时被罗生门支配的恐惧。

我问:“你……你确定?”

师兄说:“别废话,快点。”

我再次确认:“不会用罗生门把我扔出去?”

师兄不耐烦:“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去?”

我想着横竖都是死,便动手了。他很瘦,隔着布料触碰到的身体有些单薄。然后他不知如何一卸力,从我的手下脱离开,转身便是一膝盖顶上来。这攻击猝不及防,我虽有所察觉,躲开了重要部位,大腿根部还是受了重重的一击。

我踉跄几步坐在地上,疼得说不出话。师兄俯视了我一眼,转身径直走开。

师父问:“敦君,你今天走路姿势不太对,受伤了吗?”

我捂着腿一瘸一拐,“师兄早上报复我睡他床,在我身上用防狼术来着。”

师父叹道:“没想到你们发展这么快。我还是年纪大了。”

师父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师父又说:“你先回去休息,我找芥川谈一谈。下手要有分寸。看中也和我打了那么多年,从没踢过裆,踢坏了生活会不和谐怎么办?”

妈的这误会是解不开了。


































评论(8)

热度(266)

  1. 哼哈•半夜鸣蝉山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