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蝈

It's high noon.

【江宁探案录同人】山雨


我是不是第一个??!!



#王江宁/吕冲元#
#小片段,渣文笔,抛砖引玉#
#感情线自由心证#




《山雨》


王江宁自昏睡中醒来,不远处是火堆烧得噼里啪啦的声响。他头晕脑胀地想坐起来,又被腹部一阵剧烈的疼痛阻止,呲牙咧嘴地倒了回去。

吕冲元在不远处幽幽道:“别扑腾了,你那伤一时半会儿起不来的。”

听到熟悉的声音,王江宁心下稍安,这才回过神,感到身下的地面凹凸不平,硌得他背疼。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山洞中,崎岖的石壁被火光染成橘黄色。洞外漆黑一片,只依稀听到雨水拍打树叶的窸窣声。

“雨还没停吗?”

吕冲元正坐在火堆边上发呆,答道:“没有。”

雨已经下了三个小时了。



三个小时前,二人站在山坳里的一块平坦处。天上稀稀拉拉落着些雨点。现在正是江南的梅雨季,到处都是湿答答的。

王江宁用鞋尖碾了碾草地上的烧痕,道:“就是这里了。他们还生了火。”

吕冲元正东张西望:“这里干净得跟狗啃过似的。这样你还能找到线索?”

“只能试一试了。”王江宁叹了口气,“韩平那孙子,一有脏活累活就想起我来了,碰上好事就没见他这么积极过。”

他一路骂骂咧咧,手上却不停,拨开四周的杂草丛搜寻有用的痕迹。吕冲元挎了个药篓,抱着剑好整以暇地在一边看着。

王江宁余光瞥到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既然跟来了就帮点忙,别在那儿干站着。”他进山时,这小道士和药篓并排蹲在路边,说是在采药,见到他便死皮赖脸地跟了上来。

吕冲元撇嘴道:“我以为是什么好玩的任务,结果只是找几个盗墓贼的下落——这活还是你来吧。我打小不是画符就是练剑,可没学过这个。唉你快点,雨下大了我们就走不了了。”

“画王八符么?你还……”王江宁冷笑一声,话音未落,便被天边一声炸雷打断。那雷似乎就响在山里,隆隆的余音在山峰间来回飘荡。紧接着天色一暗,大雨不要钱似的泼了下来。吕冲元像只淋了雨炸毛的猫一样跳起来,冲他喊道:“快走!先找地方躲雨!”

王江宁一手遮着扑面而来的雨水,正转身欲走,余光却瞥见旁边的灌木丛中有亮光一闪。他回喊道:“先等等!那边好像有东西!”

吕冲元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站在原地不动了。王江宁靠近那片灌木,用手拨开茂盛的枝叶。大雨模糊了视线,因此他直到那抹银色亮光朝自己迎面冲来时,才意识到危险。

那是刀刃的反光。

躲藏在树丛中的人朝他胸膛迎面刺来。王江宁躲避不及,慌忙之间只扭了下身子,避开心脏要害。伴着一阵剧痛,这一刀便结结实实扎在了他腹部。

他来不及出声提示便脱力跪下。吕冲元见情况不对,提剑便冲了过来,挡住了那人挥出的第二刀,继而与他缠斗起来。王江宁半跪在一边,雨水在此时雪上加霜,蜇得伤口疼痛无比。他的意识随着血液的流失逐渐模糊,只隔着雨幕,最后看见吕冲元将那人放倒,又向这边奔来。

吕冲元一剑劈上那人胸口,确认他三天之内是醒不过来了,便跑向王江宁,刚好赶上他失去意识那一幕。血从王江宁腹部的伤口汩汩涌出,被雨水冲刷成一条浅红色的河流。吕冲元皱着眉拍了拍他的脸,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雨势丝毫不见转小。吕冲元想着这人的伤不能再拖下去,便撕了一块干净的里衣,给王江宁简单止了血。又捞起他一条胳膊,把人架了起来。

操,这人怎么这么重。

吕冲元艰难地将王江宁半拖半扶,去寻找可以避雨的地方。

天渐渐黑了。





王江宁挣扎了半天,还是没能成功坐起来。倒是吕冲元突然反应过来,道:“哦对,你该换药了。”

他刚把自己晾干,只穿了件白色里衣,披头散发地晃过来,活像索命的女鬼。王江宁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身旁坐下,从怀里摸出一根簪子,三两下挽了个发髻,心说这手法比隔壁李家小妹熟练多了。不过他没敢出声,因为吕冲元紧接着开始拆他的绷带,随时可能因为情绪不稳定给他造成二次伤害。

吕冲元拿了个小瓷瓶出来,给伤口撒上药粉。他低头抿着嘴,神情专注。王江宁直挺挺地躺着,扭不了头,只能一动不动盯着他看。

……

这药居然不怎么疼。

……

脖子酸。

……

唉这小道士睫毛挺长。

……

他比我白好多。

……

还没好吗?

……

总这么盯着人家也不是个事儿。王江宁搜肠刮肚地想了一会儿,咳了两声道:“吕冲元啊。”

吕冲元正给绷带打结,头也不抬道:“干嘛?”

王江宁干巴巴地说:“那个……辛苦你了。”

吕冲元手一抖,把绷带揪成了蝴蝶结。他抬起头,刚好和王江宁对视,连忙将目光转向一旁,语气窘迫:“你怎么突然这么正经……没关系。”

卧槽,他居然没趁机挤兑两句。王江宁觉得自己可能把耳朵摔坏了。

吕冲元眼神飘忽了一会儿,终于冷静下来,只是脸颊通红,不知是不是正对火光的缘故。

他清了清嗓子,正色道:“真的没关系。我以前在山上帮师父扛过猪。”

“……”

“我这次可是对你有救命之恩。你要怎么报答?嗯?”

妈的恩将仇报算了。王江宁愤愤闭上了眼睛。

吕冲元戳了戳他,见他没反应,也没强求他回答,道:“算了,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去守夜,你睡吧。”

王江宁感觉到自己身上被盖了件衣服。他睁眼看,是他自己的外套,烘干了的。

小道士踩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回到火堆旁,继续发呆。王江宁盯着他那边看了一会儿,架不住头脑昏沉,又睡了过去。

他的意识逐渐沉入深处,听到风从树梢上呼啸而过。大雨铺天盖地,落在千万叶片上,发出簌簌声响。黑夜弥漫在山林间 ,似要将人吞噬。他们所处的山洞却越过了无穷尽的雨与黑暗,遥遥在前方掣起一盏暖黄色的灯。

他便穿过一整个风雨如晦的夜晚来到洞前。小道士坐在火堆边,将长发拨到颈侧,露出被火光映红的侧脸。

他说,你回来了。

王江宁蓦地惊醒,真正的吕冲元此刻就在不远处,转头望向他道:“怎么了?”

王江宁道:“没事。”

半晌,他鬼使神差地补了句话。

“明天下山之后,我请你喝鸭血粉丝汤。”


——fin——



我已经分不清小道士是男友力还是女友力了【捂脸】



#以下为一个脑洞,纯属瞎扯,略ooc,没有后续#




这是南京城外最高的山。

梅檀立于悬崖边,吕冲元在他身后,道袍被山风掀得猎猎作响。他们面前,南京城夜色苍茫,零星有几家灯火散布在城中。

“教授,闭上眼睛。”

梅檀毫不迟疑地闭上了眼。吕冲元走近一步,忽然道:“您不怕我把您推下去吗?”

梅檀道:“你不会。”

他听见吕冲元笑了一声,紧接着,他的眉心被人伸手按住。一股热流随即迸发出来,沿着经脉卷过四肢百骸,又兀地一收,在他眼前绽出一阵强光——

他还闭着眼,却看见了前方。

南京城的长夜忽然变得无比喧嚣。原本阴暗的角落发出莹莹亮光,黑影掠过纵横交错的街巷。温柔的秦淮河此时波涛汹涌,似乎有什么正在水底蛰伏。无数绚丽的光带顺山河走势而来,在城中汇于一处,与头顶星宿阵列遥相呼应,熠熠生辉。

吕冲元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带着几分得意之色:“南京六朝古都,钟灵毓秀。天、地脉在此汇集,妖灵、死灵与生人共处一城。常人看不见这些,但看不见并不代表不存在。”

“眼见为实。教授,您还支持无神论吗?”

“不管我是不是无神论者。”梅檀转过身看着他,淡淡道,“吕冲元,你这个学期的辩证唯物主义论文还是要交的。”

评论(1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