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蝈

It's high noon.

无责任脑洞①

 开了个脑洞,现代背景(其实民国也可以但查资料好麻烦),长篇

大一新生吕冲元(隐藏身份道士)\农学系教授梅檀

灵异世界观设定

有人愿意接盘吗?好想看哦

————————————————

       吕冲元背着包,扣了个棒球帽,鬼鬼祟祟地撬开了梅檀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的窗户是西向,傍晚的日头穿过玻璃,打在地面和墙壁上。一只戴胜逆着金灿灿的阳光飞过来,在吕冲元头顶上扑啦啦转了两圈,又落回到收拾整齐的办公桌前。

       屋里空无一人,四下俱静,却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吕冲元眯眼打量着面前摆满瓶瓶罐罐的架子,半晌后突然道:“出来吧。”

       细碎的声响瞬间消失,但没有任何回应。

       吕冲元冷笑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他低头打开包,从矿泉水充电宝ipad里翻出一把桃木剑,顺手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将剑尖杵在了桌面上。一股罡风无端地自剑上迸发,杀气腾腾地卷向四周。片刻后,两个黑影狼狈不堪地从架子后面滚了出来,期间还踩翻了一个花花绿绿的培养皿。

       吕冲元:“……”

       他把培养皿放回去,开始打量面前的两只虫子。绿色的肉虫子短粗短粗的,在桌上缩成一团。它头上有两块蓝色的硕大斑点,神似地外生物。而另一只灰扑扑的蜘蛛伸出八条长腿,爬到他面前,抖抖索索地说:“道……道爷好。”

       戴胜在旁边盯着他俩:“啾?”

       吕冲元道:“不,不能吃。”他又看向蜘蛛,“你是蜘蛛精吧。”

       那只蜘蛛一本正经地说道:“不,我不是只猪精。我是白额高脚蛛,是蛛形纲蜘蛛目高脚蛛科高脚蛛属的大型的室内蜘蛛,拉丁学名Heteropoda venatoria。”它又用一条腿指了指旁边的绿虫子,“这是夹竹桃天蛾,Daphnis nerii,昆虫纲鳞翅目天蛾科。不过它还是幼虫,灵智未开,不会说话。”

       吕冲元深吸一口气,用手敲了敲桌子,两只虫子吓得滚成一团。

       他诚恳地说:“麻烦你们搞清楚一点,我们现在在灵异世界观里,不要扯那些界门纲目科属种好吗?”

       蜘蛛一脸委屈:“这不是常年被科学熏陶吗……我去年刚成精,资历太浅,只能躲着别的妖怪。这里有吃有喝,那个教授身上木气又很旺,正好适合我修行,就住下来了。它也是我半路遇见的。”它看了夹竹桃天蛾一眼,后者正在桌上咕叽咕叽地扭动着。

      吕冲元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他这样早晚会惹麻烦。”他扶着额头沉思半晌,道:“这样吧,你们可以住在这里,但绝对不能伤到人类,也不能吃梅檀……梅教授养的果蝇和蟑螂。不然的话——”

       戴胜说:“啾。”

       吕冲元拽了一下它的尾巴毛,道:“别插话。”他把桃木剑在手里掂来掂去,“不然的话,你们懂的。”

       白额高脚蛛忙不迭点头道:“是道爷,好的道爷。”它转了转小到可以忽略的眼珠,刚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惊叫一声,拽着夹竹桃天蛾连滚带爬地跑了。

       走廊里,一阵鞋跟磕碰地板的声音由远及近响起。吕冲元脸色一变,手忙脚乱地把桃木剑塞进包里。他跑到一扇打开的窗户前,完全无视了二楼的高度,利落地翻过窗台,跳了下去。

       梅檀打开门,踩着满地的斜阳进屋,整个人的轮廓被镀上一层金色。戴胜站在办公桌上,歪头看着他。

       微风掀起窗帘。梅檀脱下外套挂好,随口问道:“今天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戴胜纯良且无辜地说:“啾。”

———————— 没有后续——————————

“教授我跟你讲,你这个名字实在是起得不好。不,你不是五行缺木。谁说你五行缺木的?拖出去把周易抄一百遍。你本来就五行属木,又叫梅檀这种名字。现在你的木气已经旺到收不住了。不过你学农,也算是好事,走到哪庄稼就长到哪。说白了,你现在就是一金坷垃。”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