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蝈

It's high noon.

【织太】天衣无缝


♢第一人称,原著文风,短小

♢有bug请无视

♢猜猜是糖还是刀?


我的意识从黑暗中逐渐脱离。首先恢复的是嗅觉,消毒水的气味刺激我的神经,使我捡拾起了一些零散的记忆碎片。

似乎是在一场火拼里中弹,虽然有穿防弹衣,但近距离的冲击还是使我的肋骨多出了几道裂纹。随后太宰将我送到医院,自己急匆匆离开。而我则因为药物的缘故陷入了沉睡。

理清整个事件后,我并没有急于睁开眼睛,而是任由思绪在脑内肆意盘旋,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放松时光。

就在这时,房门上的转轴发出了生涩的咯吱声。有人推门走了进来,响起我无比熟悉的脚步声。

是太宰。

我突然起了小小捉弄他一下的念头。于是我继续闭眼装睡,凭借听觉感知他的方位。

我努力使呼吸平稳,眼睑不再颤动。太宰对此浑然不知,他在床边停住,犹豫了一下,随即轻轻俯下身来。

我的大脑有两秒是完全空白的。直到嘴唇上柔软的触感传来,我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吻。他的鼻尖擦过我的脸颊,额前柔软的头发垂在我额头上,有些痒。他身上传来隐约的沐浴露香味,应该是前些天闲聊时他提过的那一款。我听见他的呼吸声,比平时略微急促些。

影像至此结束。

我惶然睁开眼睛,听见门轴咯吱作响。太宰推门进来,看见我望向他,眼中掠过一丝歉意。

「我吵到你了吗?」

「不,我刚好醒。」我注视着他逐渐走近的身影,脚步声和我先前听到的并没有什么区别。

他坐在我的床边。

「……你刚洗过澡吗?」我压制住内心翻涌的情感,故作冷静地问他。

「对啊,用的还是我之前说的那种沐浴露。」太宰的语气如往常一般雀跃,「果然很好闻呢。啊!感觉淹死在泡泡浴的浴缸里也是一种好选择!」

「是吗……」大概是心绪太过杂乱的缘故,我依旧没能找到安吾说过的「槽点」。

太宰和我闲聊了一段时间,就被手下打来的电话叫走。

「快点好起来哦,织田作。」太宰拉开门的时候,转头对我说道。

我表情温和地向他点头示意,内心却又一次被门轴转动的响声激起惊涛骇浪。

那天之后的时间里我想了很多,却依旧不清楚我所经历的究竟是真实的未来,还是虚假的梦境。



濒死的时候,除了一些特殊的异能者,人会因为太过虚弱而无法使用异能力。

于是死前的我没有看到,在我闭上眼睛后,太宰落在我嘴唇上的,混合着烟草气息和血腥味的吻。








评论(16)

热度(33)